江山体育频道

您的位置:江山体育频道 >> 意甲

血火天衣第521章镜中之人

时间:2020年07月05日

血火天衣 第521章 镜中之人

小小的子弹穿透一尘不染的玻璃,如同一只自高空俯冲而下,展开了锋利铁爪的巨鹰,金属的弹头所散发出的凶狠杀意远在一般的武器之上,而且完全沒有经过掩饰,带着一点旋转的轨迹飞向仇无衣的太阳穴,

无人居住的屋子就和窗户一样干净整洁,一切都透着令人无法理解的违和感,子弹破窗而出,与墙壁仅有不到两公分的距离,期精准已经远远超越了狙击的范畴,因为这个角度根本就不在远距离狙击的视野之中,

除非开枪的人有一双能够透视的眼睛,才能以如此刁钻的角度射出子弹,

仇无衣也沒预料到对方的攻击竟然來的这么快,本來他还以为能够凭着掩体周旋一阵,或多或少地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当啷,,

也是突发偶然,当子弹在窗户上开了一个孔后,飞溅出去的某块碎玻璃正好击中了长条展台之上所摆放的一块圆形镜子,不大的镜子失去了支撑,正好滚落在俯身躲避子弹的仇无衣面前,

仇无衣的瞳孔骤然凝固在镜子的光滑的表面上,

镶嵌在砖墙当中的圆形弹孔黑洞洞的,冒着一缕缕不吉利的硝烟,接下來的闷声爆响震得整个屋子都在颤抖,墙壁也多出了几条形状不规则的裂纹,裂纹的中央,正是一开始的弹孔,

不仅具有强大的穿透力,还会在击中目标物之后爆炸,但这都沒什么,最危险的是那个无形的狙击手,已经是第三枪,仇无衣已然沒有把握到这个人的位置,

但是事情在几秒钟之前似乎有了转机,

仇无衣弯着腰捡起小小的镜子,冲到了窗户下方,尽可能地不让身体任何一个部分显现在窗户的范围之内,对方的射击正是从窗户进來的,应该不可能直接贯穿墙壁狙击,

果然,对方的射击暂时停止了,但并不清楚是真正的暂停还是另有所图,

捏着捡起不久的小镜子,仇无衣尚在回想刚才所看到的一幕,

那应该不是心理作用,也不是错觉,在子弹飞过去的瞬间,镜子里面似乎出现了一个一闪而过的人影,

但此时外面依然沒有任何人的气息出现,如果说是镜子映射出了什么……恐怕也无法自圆其说,

更古怪的是镜子中的人影居然颇为清晰,宛如展翼之鹰般的轻盈铠甲点缀着无数繁星般的羽片,头盔部分更是极其雄壮威武的鹰首模样,虽然是金属的铠甲,却有一种近似于生物的质感,也看不清穿着铠甲之人的相貌,

战况一时之间陷入了僵局,或许因为这个角度的确无法开枪,但是总不能如此僵持下去,敌暗我明,偌大的城市就像一座迷宫,自己对其一无所知,敌人去了如指掌,

咚咚,,

关闭的门后突然响起了极轻极轻的敲门声,或许不是敲门,只是某些物件在门板上摩擦碰撞所发出的声音,

定时炸弹,大炮……一切有可能想到的攻击手段接连浮现在仇无衣的脑中,这个,或者说这些敌人绝不能用大陆或大海上任何一个地方的战士來衡量,他,或者他们完全是超越了时代的人,

仇无衣迅速从藏身之处挪开,一路上避开了窗户的范围,这一位置已经不再安全,假如敌人就在门外,那么隔着门板狙击也是有可能的,

密室之中,仇无衣的呼吸声轻不可闻,额头微微渗出了细碎的汗珠,敌人是不是就在外面,还是故作玄虚声东击西,或者门本身就是一个陷阱,无数种可能性都不是无稽之谈,

不过窗口的攻击倒是始终沒有出现,或许可以就此推断敌人可能正在门外布置某种机关,

赌一下么,

仇无衣的大脑开始急速转动,如果门外有人,那么与自己的条件应该是对等的,他可能看不见里面的东西,当然也可能有窥视孔,不过二者之间的距离已经大大拉近了,此时的敌人,再也不是那个完全无法寻觅踪迹的隐身之人,

趁这个机会释放出破坏光线攻击的话,应该能抢占一局先手,

大致想定了接下來的战术,仇无衣仔细沿着窗口范围不可能覆盖的死角慢慢地移向门口,外面依然寂静,好像人离开了,又好像依然在那里,隔着薄薄的门,无论如何都察觉不到來者的存在,

借着房间角落的结构,仇无衣从窗户附近转移到了距离大门较近的货柜部分,门外又是突然一响,仇无衣闪身躲在l形的房间转角处,确认背后已经完全超出了窗口范围,这才点着轻轻的步子一步步挪了过去,

柜台附近有一些长形的试衣镜,可能这里曾经是一家成衣店,不过大部分的镜子也已经被打破了,只剩下一两扇的模样,而其中有一扇,恰恰就在仇无衣的附近,

仇无衣正待出手奇袭,目光在无意之间掠过了一扇完整的试衣镜,刹那间全身汗毛根根竖立起來,也不顾什么偷袭和仪态,就地向前一滚直接贴着地面扑向门口,

砰,,

枪声几乎在同一时刻响起,透过了大门,从一个指头大小的黑洞当中飞进密室,咬紧了仇无衣的心脏部位,

仇无衣与地面上扫出一脚将镜子打了个粉碎,惊险地从擦身而过的子弹旁边逃脱,径直向着大门全力冲去,银色的弦在手中凝结成了数根螺旋状长枪,嗖嗖几下就将大门戳了个稀烂,

干脆将大门直接一掌震碎,仇无衣正要夺门而出,外面却空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沒有,连有人经过的痕迹都不曾存在,刚才的一切,宛如噩梦与幻象,

绝对沒有看错,这个人影又在试衣镜当中出现了,这一次看得更加清楚,如果他就潜藏在镜子当中,那么如此精准的定位射击也就不再是不解之谜,

可是,人难道能藏到镜子里么,世间之大,或许无奇不有,

但仇无衣又想到了另一个可能性,那就是通过镜子中的幻像來瞄准,而不是真正潜入镜子,前者的可行性就大许多了,

既然如此,只要寻找到沒有镜子的死角,应该就能躲过对方的全部攻击,

如此想着,仇无衣已经冲出了大门,左脚刚刚踏出门槛的瞬间,视野当中仿佛多了一件刚才不曾存在的东西,

门槛之外布着几朵新鲜水嫩的洁白百合,一尘不染的清纯花瓣宛如十五六岁的妙龄少女,仇无衣想都不想,展开双翼越过了这几朵极其可疑的花,

冲上半空之后,仇无衣向着花朵聚集的方位轻轻弹出一根长弦,转瞬之间爆炸的火光吞噬了整个建筑,一大团黑色的浓烟随之升天而起,

果不其然,看似花朵的东西,其实是一种威力奇大的炸弹,如果刚才不小心踩在了上面或者触及了他们,十之**就会被其所伤,

这些奇奇怪怪的攻击竟然有一种难以言喻的亲切感,仇无衣也不知道这种亲切感从何而來,

而且仇无衣立刻发现,在这座寂静的城市之中,镜子居然无处不在,

除了镜子以外还有玻璃,玻璃也许是与镜子相同的载体,狙击手很可能也会从中出现,

砰,,

突然在仇无衣头顶出现的不是狙击,而是极近距离的枪声,

就在附近,

仇无衣在听到枪声的瞬间就算出了子弹的轨迹,在头顶不到二十米远的位置,垂直落下,目标是自己的头顶,躲避的话,时间足够,但如果不躲避的话,

不大的弹丸穿入了仇无衣的肩膀,而仇无衣的躲避动作好像只做了一半而已,沒有完全躲开子弹的进攻,

然而此时仇无衣的动作却正好是仰面向天,仅仅位移了一步的左腿如泰山般地扎根在地,

仇无衣的瞳孔当中敛起一团微小的红色光芒,一道撕裂云空的射线自他的眼球当中喷向了正上方,

“切,”

无形的空气中响起了人类的声音,几秒钟之前还是空气的地方忽然浮现出一个只有轮廓的虚影,外形与在镜子中看到的那个人影一模一样,

人影好像被仇无衣眼中喷发的射线稍稍擦到了一下,手臂部分冒出了些许焦糊黑烟,不过黑影仅仅现身了几分之一秒,极其短暂的一瞬之后就像跃入水中的鱼儿一样再度消失在空气之中,

现在可以完全确定了,敌人的确是一个人,一个能够借着镜子狙击,并且隐蔽自己身影的人,

“我无意和你们交战,我只是想和你们交流一下而已,”

仇无衣收起了眼中喷出的射线,摊开双手,做出了和平的姿态,既然已经接触到了空贼团的人,他仍然想交涉一下,

沒有回应,

不过城市之中却突然出现了人类的气息,不知是故意暴露自己的目标当做陷阱,还是表示出交涉的想法,

仇无衣的视线聚集在了城中最高的一个钟楼之上,已经不再行走的大钟尖端,立着那个如同飞鹰般的矫健人影,

那个人影距离并不算远,仇无衣发现他在背对着自己,刚刚迈出一步,人影却向着天空举起了手中的长枪管狙击枪,轻轻勾动了扳机,

沒有瞄准任何目标,

滁州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亮甲多少钱一瓶
一岁宝宝拉肚子怎么办啊